一家三口高速服务区自杀之谜

2018年06月21日 16:08:13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之谜

  这一次,她真的如遗书所言“去了那个世界”,但网友的争论还没有停。有人说“键盘侠真的杀人了”,有人说“杀死她的明明是她父母”,有人说“杀死她的是债务”。

邓家在北京方庄的店铺于6月1日被查封。实习生张一川摄

  文|新京报记者 陶若谷 实习生 张一川 丁文婷

  菲妥妥死后的第三天,她的狗待在宠物店里。还是那一身白毛,三角形的脸上尖尖的鼻头翘起来,像一只小狐狸。店主喊“抱抱”,它立刻站起来,扑到店主身上,伸出红舌头舔她的胳膊,跟她撒娇。

“菲妥妥”的狗在宠物店里。实习生张一川 摄

  在5月20日发布的一封遗书里,她提到了这只狗。她在其微博发布的遗书中说,她的父亲借高利贷欠下不少钱,房子也卖了,还连带着让家人名下也背负了很多债务。无奈之中,全家人准备选择自杀。

  文章两三小时内就登上微博热搜,引起网友关注,希望挽救这个年轻的生命。

  她当时租住地的海口警方连续出警两次,把昏迷中的一家三口送到医院抢救,并发公告称他们已脱离生命危险。

  随着“死”而复生,关于她的一切细节逐渐进入公众视野。北京人,房产、拆迁款、购物、旅游、氪金……这些信息碎片中将舆论带入了“反转”的剧情,越来越多人不相信遗书所述的穷途末路,将她与家人的自杀行为总结为“戏精”,并在网上公开质疑。

“菲妥妥”的微博。

  这则100多字的通报之后,再没见到关于这三人的官方消息。若不是有媒体随后证实,鲜有人想到离家2000公里外的这一家三口,就是北京人菲妥妥一家。

  这一次,她真的如遗书所言“去了那个世界”,但网友的争论还没有停。有人说“键盘侠真的杀人了”,有人说“杀死她的明明是她父母”,有人说“杀死她的是债务”……

网友评论截图。

  (一)

  6月3日,54岁的刘楠菲躺在永州市一家医院重症监护病房里。

  病房外的大厅里四排座椅,坐着患者家属。中午11点半和下午4点半,家属们排队进入一条狭长的探视走廊,和亲人短暂相见。有人带着被子彻夜躺在门外的椅子上,等候医生随时传唤,揣测着亲人病情是凶是吉。

6月3日,永州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病房。新京报记者陶若谷 摄

  其他病患不知道刘楠菲,只知道有一个从蓝山县转过来的病人,病房内外戒备很严。“女的,我探视的时候瞧了一眼,没醒着。多看一眼护士就问,你看几号?不是你家人别瞎看。” 也有人说,见过四五个像公安局的人,轮流看护陪同。

  “她一家人都自杀了?” 病人家属们围在一起议论,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ICU病房的刘主任说,“这个病人在治疗当中,我们接到命令,要保护这个患者,这个事情很复杂,各个部门很重视。”

  第一次被警察救下后,5月22日,菲妥妥写了一段长长的文字发到网上,讲述了近一两年来她和父母之间为债务产生的争执。她不记得在“奇怪的文书”上签了多少个字,猜到债务“应该很多在我身上”。

  每隔一段时间,父母就会问她,“你手里还有多少,这次实在过不去了。” 她攒的钱被不定期拿走不还,她问父亲不肯说,“我妈心软,我逼她告诉我,她说是欠了高息”。

  她提到去年年底的一笔拆迁款曾给她带来希望,妈妈告诉她会用这笔钱清光她名下的债务。但今年春节后,她又收到了同样的问题:“你手里还有多少?”

  在那之后,她陪父母去了泰国清迈,又陪母亲去了上海照艺术照。相片里,她穿蓝色斜扣上衣,配黑色裙子和丁字布鞋,母亲的连衣短袖旗袍显得修身,“像回到民国时期的上海”。

  (二)

  案发地所在的蓝山县距永州市区150公里,大部分行驶在山间,坐中巴车要三个小时,大部分行驶在山间。

  蓝山县地处南岭北麓,往南33公里就到广东省界,是一个盛产杨梅和荔枝的地方。从县城到蓝山县郊的洪观服务区,还要行驶50公里。厦蓉高速东西方向横越两山之间,有时两三分钟都不过一辆车。

  6月4日下午4点,服务区空荡荡的停车场亮着红蓝相间的警车灯,巡逻的警察还没下班。岗亭保安、加油站员工、清洁工、饭厅服务员,眼神一一躲避询问,声音中露出为难之意,“领导交代了,只要有人打听,一概说不知道。”

6月4日,洪观服务区内。新京报记者陶若谷 摄

  服务区员工秦力简单回忆了5月31日的那个上午。天阴着,工作人员8点半至9点陆续到岗。一辆银灰色现代小轿车停在服务区,靠近高速路的一侧,没有熄火。由于离餐厅和超市隔了十几米远,没有人注意。

  上班后没多久,秦力听说有人自杀,“警方打电话通知的,我们不知道哪里有人自杀。” 有几个工作人员四处去找没找到,“本来准备到旁边山上去找,后来发现在车里。”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是女孩母亲报的警。根据他的经验,自杀实施后主动报警一般有两个原因,一是产生求生欲,再就是痛苦难受又死不了。

  知情人士称,5月20日菲妥妥发到微博上的遗书,车里也有一份,是一样的内容。

  正如5月22日菲妥妥在微博里写的那样,她最后还是死在了车里:“其实我是准备在车上结果自己的,谁也找不到也不会麻烦别人。”

  离开海口时,有人见到警察在机场给她送了两箱荔枝。她和民警说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好好面对自己的困难。

  (三)

  菲妥妥和父亲现在躺在蓝山县殡仪馆的停尸间里。逼仄的房间没有窗户,两口浅色金属质地的棺材紧挨着,尸体被冰冻保存起来。

6月4日,蓝山县殡仪馆内。新京报记者陶若谷 摄

  6月5日下午4点前后,永州当地警方做了尸体解剖,对现场的分析结果进行复核。在场的还有三名北京口音的人员,自称“相关部门”。

  殡仪馆工作人员刘全参与了运尸及尸检等过程。刘全回忆,5月31日上午,他接到法医电话赶到洪观服务区案发现场时,是上午11点左右。

  他看到一位男子仰面躺在驾驶座上,穿着衬衫,右手耷拉在挂挡的位置,手腕向上,有明显的伤口。一位穿裙子的女性在后座,散着头发,手腕上也有很明显的伤口。

  副驾驶座位空着,刘全没见到抢救下来的伤者。关于车内三人,他知道的很有限:北京来的,欠别人钱,是一家人。他一直以为逝者是两夫妻,“两个人个子都很高,男的尤其胖,得有200斤,我们三四个人抬他。把两人抬走时,他们的身体已经没有了温度,但也还没完全僵硬,‘一般要五六个小时会硬’。”

  刀片、遗书、药瓶、手机等车内物品,刘全赶到时已被警方收走。根据蓝山县警方6月2日公布的现场分析结果,两名死者系服用大量安眠药物及注射大剂量胰岛素后割腕,导致药物中毒及失血性休克后死亡。

  蓝山县警方对事件进展、家属安置、伤者情况守口如瓶。负责舆情的周警官称,以蓝山新闻网站公布的消息为准,目前没有更新。

  菲妥妥曾在社交平台上提过自己的父亲,“算是踩着文革的尾巴念完的小学,他属于那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混小子。” 就是这个“混小子”,在她小时候逼着她读意大利政治家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

“菲妥妥”的父亲。图片来自网络

  “我躺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我爸蹲在床边说,再拉爸一把。”家里负债后,她和父亲之间的相处方式早已不是儿时的样子,“我很生气,我问什么时候还给我,他们会说明后天,但是并没有一次还上。”

  停尸房外鞭炮声响起,当地一户人家正在做白事,吹拉弹唱声不断。父女二人安静地躺在屋里,几天以来,除了警察和法医,没有一个人来看过他们。

  (四)

  菲妥妥是她微博名称的一部分,现实生活中她叫邓妍,1990年出生,自称北京土著,“从小学到大学再到工作没离开过南城”。

“菲妥妥”的生活照。图片来自网络

  北京南三环附近的一个小区里,邓家的商铺6月1日被贴上了封条,银色铁皮大门紧锁着。拉货的两辆灰色面包车停在小区里,后轮胎被地锁锁住。

6月2日,邓家两辆运货的面包车被派出所上锁。实习生张一川 摄

  商铺位于一座修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六层老楼底商。石灰砌的外墙看上去破破烂烂,居委会的人说,外建的一部分盖着彩钢板,属于违章建筑,“去年11月份因为消防隐患把房顶拆了”。

  从门缝看进去,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屋里横七竖八堆着纸箱子,上面落了一层灰,最亮眼的就是墙上贴的火红的财神。住在旁边十来年的老邻居记得,从前大卡车运货进来,两辆面包车再运出去,“家里一直做咸菜调料生意,挺红火”。透过面包车模糊的窗玻璃,还能看到成包的酸菜鱼调料,拿大袋子装着,“他不从这儿直接买卖,都是给别人送货,应该是往各个超市送。”邻居说。

  除了自家店铺,大部分邻居认为邓妍的父亲邓宝军是附近几家商铺的“房东”,“他从一个公家单位租下来,然后转租出去。”和他店面一墙相隔的一家店去年11月份入驻。当时邓宝军将两家之间的墙推倒重建,占用了对方一些面积,这家店没有反对,因为转租人曾告诉他们,今年4月份到期后再续租就找邓宝军。

  邻居对他们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两个月以前。春节前,有人听到工人找邓宝军索要拖欠三月的工资,想回家过年。邓宝军说,“你放心,你走就行了,回去我会把钱转给你。”

  五月中旬,有人见到有一伙人带着警察过来要钱,也有人见过银行的人来催款,但都没有过明显的冲突,“不然我们肯定都去看热闹了。”

  (五)

  在邻居的印象中,邓宝军一米八的个子,雇了两个工人开面包车,自己开一辆银灰色的现代车。女儿和他长得特像,“挺开朗的小姑娘,穿着打扮也很朴素,一到放假就会来。”

  邓妍自首都医科大学护理专业毕业后,在北京一家三甲医院急诊科当护士,已工作两年多。

  她征友时介绍自己说,从小就喜欢白衣。是工作和兴趣完美结合的幸运的人。在海口自杀被救之后,她在微博上又一次提到急诊室,“我学的第一个技能就是洗胃,现在居然经历了”。

  一位与邓妍互为微信好友的网友告诉记者,她们在一个社团群里认识,知道她是学医的就主动加了她,想咨询吃药方面的问题。两人素未谋面,也并不熟悉,每次联系都是因为这名网友身体不舒服,“她即使是在医院急诊加班很忙很累的情况下也会耐心为我解答。”

  在邻居们眼里,邓妍家养的小狗常拴在店铺门口,脾气暴躁,见人就汪汪叫。

  最后一次送到店那天,宠物店的店长说,邓妍没有来,“往常都是她亲自来,或者跟她妈来,那天是个男的送的狗,放在那儿匆匆就走了,应该是她爸”。

  店长记得今年三月份,据她办卡成为会员已过去一年多,“第一次来的时候充了3000元会员卡,最后送来的时候还剩1700多。”狗养在店里的第二天,店长给邓妍打了电话,让她加上宠物店的微信,便于接收寄养动物在店里的视频。电话那头,邓妍同意了,但始终没有通过店长的好友请求。

  店长知道她还有一只猫,英式短毛猫,她叫它崽崽。

  3月22日,邓妍在社交平台上发了想念崽崽的帖子,“崽崽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猫”。同一天,她又发了一遍,“妈妈对不起你,可能我到死都见不到你了。” 那个帖子里,连着说了五个“对不起”。

  (文中所有人物均为化名)

  

  

  

  

  

 

  

桂强

责编:

视频新闻

  1. 揭秘“神药”汉方育发素厂家 因非法添加等被罚多次
  2. 泰伦齐访问中国西部开发促进会 推进中小企业交流
  3. 秘境!藏东三岩民居碉楼“城堡群”
  4. 金融科技需重新定义 元宝铺携百家银行共议数据微贷
  5. 中科院50多位院士在70多个国际科技组织担任要职
  6. 价格低位徘徊 “猪周期”困局致中小养殖户萌生退意
  7. 中葡商贸合作服务平台推介洽谈会在京举行
  8. 中俄人民币现钞陆路供应“黑龙江渠道”正式建立
  9. 中科院50多位院士在70多个国际科技组织担任要职
  10. 第八届中国月季展将于9月在四川绵竹举行
  11. 美州参议员参选人拜访华人社团 支持电动车合法化
  12. 山东重拳治理校园欺凌 对问题突出市和单位一票否决
  13. 吉林松原地震:发生198次余震 灾后重建启动
  14. “铁人”已去恐难回 前赛会冠军瓦林卡止步法网首轮
  15. “上海市大学生资助诚信教育指数”:沪大学生状况良好
  • http://www.jztvdsxj.com/shWcC/54853.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Zz1/71776.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ulusE/
  • http://www.jztvdsxj.com/shbQtw/1686.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Oq1/
  • http://www.jztvdsxj.com/sh62HK/
  • http://www.jztvdsxj.com/sh2ooh/
  • http://www.jztvdsxj.com/shUXjXA/
  • http://www.jztvdsxj.com/shtaka/
  • http://www.jztvdsxj.com/shWASqk/92117.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fP0/71484.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Fo/
  • http://www.jztvdsxj.com/shdohM/
  • http://www.jztvdsxj.com/sh0X/
  • http://www.jztvdsxj.com/shCH2/
  • http://www.jztvdsxj.com/shLFF/
  • http://www.jztvdsxj.com/shbOOJR/12317.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DXj/81074.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jm/
  • http://www.jztvdsxj.com/sh4Dt/
  • ?332327.html
  • /842987.html
  • ?6o7o7.html
  • /xycju.html
  • /215980/ipxx5.html
  • /rjka0/830987.html
  • ?smtpt/219112.html
  • ?528658/afr1n.html